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过半银行账户被冻结,股价5天低于1元,*ST兆新“病入膏肓”或难重生

界面新闻 2020-05-19 20:12

原标题:过半银行账户被冻结,股价5天低于1元,*ST兆新“病入膏肓”或难重生

图片来源:摄图网

记者 | 赵阳戈

继5月7日的临时股东大会因实控人陈永弟“闹乌龙”导致提名董事、监事议案全部被否后,5月21日*ST兆新(002256.SZ)即将迎来又一次股东大会,到时候的结果又会如何呢?

从管理层和股东内斗至今,*ST兆新一顿鸡飞狗跳之后便是一片狼藉,如今公司大量银行账户被冻结,管理层批量辞职,面值跌破1元多日,监管层关注函不断,公司正一步步走向深渊,相关人员却在想着免责。

*ST兆新4月24日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时,公司五位董事、三位监事及四位高级管理人员均声明称,无法保证公司年度报告的真实、准确、完整。对此,证监会并罕见地于5月15日发布《关于兆新股份年度报告相关事项的声明》(简称《声明》)。

《声明》称,兆新股份董监高本次出于免责考虑所作出的行为,违背了信息披露的基本原则、破坏了信息披露秩序,性质恶劣。证监会已对有关违法违规事项和董监高勤勉尽责情况启动核查程序,并依法严肃查处。

过半银行账户被冻结

在刚刚换了新证代之后,5月19日,*ST兆新总算是回应了深交所的最新关注函。据公司描述,眼下公司共计有17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资金合计228.66万元。截至2020年5月18日,公司合计也就开立了32个银行账户,冻结数量占到了一半以上。同时*ST兆新直言,不排除后续会有其他银行账户或公司资产被冻结。

这个228.66万元看起来不多,但截至2020年5月18日10时,*ST兆新存款余额也就382.13万元,公司总共合计被冻结的金额达331.5万元,相当于公司存款余额的86.75%。不过,*ST兆新仍表示,可以通过其他一般户进行经营结算。

此番被冻结的原因,是因为*ST兆新与深圳科恩斯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科恩斯实业)借款合同纠纷一案。*ST兆新表示,目前正在与科恩斯实业及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下称罗湖法院)沟通。一方面公司于2020年5月11日向科恩斯实业致函,为了维持公司日常正常经营,请求其配合解封公司相关冻结的银行账户,同时给予一定时间的还款期限,公司将尽快努力争取与科恩斯实业达成一致共识,形成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公司于2020年5月12日、5月15日两次向罗湖法院递交了《关于请求解除对申请人银行账户查封冻结措施的申请书》,请求罗湖法院解除对公司银行账户的查封、冻结措施。

与此同时,*ST兆新还通过董事候选人与相关股东沟通商议还款方案,请求由股东方提供短期借款或提供担保协助公司融资等方式以缓解公司流动性。

连续5日运行在1元之下

自从2020年4月27日兆新股份变成了*ST兆新之后,股价便一路向下,跌停不断,很快便在5月13日跌破了1元面值。至5月19日,*ST兆新股价已连续5天在1元下方,这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意味着巨大风险。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之(十八)款规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仅发行A股股票的上市公司,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不久前的退市锐电(601558.SH)正是因为这样,无力反转,最终被终止上市的。

如今*ST兆新在1元下方运行了5日,渐行渐远,即便是天天涨停,也需要数日才能翻身到1元上方,所以对*ST兆新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风险在逐渐加大。

来源:通达信

从盘面来看,“不甘心”的资金还是有的。盘面显示,5月8日上午收盘前,曾有大量买单试图打开跌停板,虽当日虽换手率9.07%,但并没有成功;5月11日“不甘心”的资金在集合竞价时间里便令股价不至于跌停开盘,但当天最终仍是跌停收场;5月15日,*ST兆新再迎来大量换手,当天换手率8.05%,股价围绕着中线运行,最终以1.11%的跌幅收工,不至于跌停;但5月18日,虽然盘中多次开板,但依然出现了再度跌停,这也影响了5月19日的市场信心,*ST兆新虽开盘时有心打破局面,但无力的买方在大量抛盘的面前,遭遇无情的碾压,依然跌停收盘,封单量达30万手。

再换届亦或为时已晚

前期说到管理层和股东之间闹矛盾,结果便是公司第五届董事会7名董事均已提交辞职报告,其中2名董事辞职生效,目前仍有5名董事继续履职;第五届监事会3名监事均已提交辞职报告,目前3名监事仍继续履职。

原本“新旧交接”在5月7日就可完成,5月7日*ST兆新股价也还未运行到1元下方,但实控人陈永弟安排的文员却在进行网络投票时操作失误,导致投票结果没有反映陈永弟的投票意向,最终导致相关议案没有获得通过。

资料显示,作为*ST兆新的实际控制人,陈永弟个人名下持有上市公司4.9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24%。

来源:公告

新的投票将于5月21日发生,顺利的话,*ST兆新第五届的董事将重塑。

需要指出的是,这份名单当中,李化春原来就是彩虹精化的董事、董秘兼财务总监,现任深圳市虹彩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其还持有深圳市前海新旺兆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前海新旺兆)6.6%的权益,该合伙企业持有兆新股份1792.2928万股流通股票。据证监会网站,2012年5月24日,证监会开出行政处罚决定,处罚了彩虹精化以及李化春等5位当事人,涉及的事件包括未及时披露可能给其带来巨额利润的合同事项、未及时披露其子公司彩虹绿世界与深圳绿世界商谈变更合同主体事项,当时监管层对李化春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的罚款。

蔡继中,也曾于2010年至2016年9月历任彩虹精化销售部经理、副总经理、董事长助理,该人士也持有前海新旺兆16.67%的权益。值得注意的是,蔡继中与兆新股份实际控制人陈永弟与沈少玲均有姻亲关系。

郭健曾担任兆新股份第四届董事会董事,持有前海新旺兆20%的权益,并直接持有兆新股份50万股,其自2018年9月14日第四届董事会换届离职至今未买卖过公司股票。

刘善荣则曾担任兆新股份第四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吴俊峰也是“老人”,曾担任公司第四届监事会监事。

不管换届投票结果如何,对于病入膏肓的*ST兆新或为时已晚,伤痕累累的投资者早已失望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