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在海滨之城奏响VAVE多重奏

中国网 2022-10-09 16:24

  “涟波反映着融化的太阳,现出一片片的火焰。远处连绵的群山,在晨雾中隐现着。懒洋洋的波浪亲切地朝着脚边爬过来,舐着海岸的金色的沙滩。”

  这是名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对大海的盛誉,也是很多人对大海的初印象。海浪,沙滩,群山、阳光……,就在这样一幅优美的画卷下,一群怀揣汽车梦的新汽车人在仲夏之末朝着大海奔赴而来。

  在继第一模块课程在武汉顺利开展之后,轩辕之学铃轩二期如期迎来了第二模块课程《VAVE与产品优化》,为了抓住夏天的尾巴,给炎炎夏季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此次课程上课地点选在了美丽的北方海滨之城——大连。

  轩辕之学铃轩班,以“打造中国汽车供应网络最强生态圈”为己任,面向汽车行业零部件企业领导人推出供应链进化方向的顶级创新课程,师资力量由多位产业主流车企采购领导人、研发领导人和行业专家构成,致力于为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向上提供三大武器:革新、链接和化反。

  30多位汽车行业精英齐聚柏德皮革(中国)有限公司,与研发导师和采购大咖一同探讨“VAVE与产品优化”行业课题,共同聆听行业专家在价值工程与降本增效方面的独到见解。

  作为世界领先的汽车皮革供应商,柏德集团在业界享有盛誉,凭借强大的研发能力和精湛的生产工艺赢得了奔驰、宝马等中、高端客户的认可;同时,柏德备受蔚来、理想等知名环保电动品牌的青睐,是世界汽车真皮领域当之无愧的“隐形冠军”。

  在中国深耕良久的柏德中国以汽车皮革研发、生产为核心的生态圈运营模式,通过资源共享、渠道互联、平台竞合的方式全面推进企业生态化发展,目前已经形成了辽宁大连、山东德州和江苏南通三大生产基地,产品覆盖高档汽车和高档家私真皮,是国家认证的高新技术企业。

  在这样一个历史悠久的百年老店,此次来自一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哪吒汽车、波士顿咨询公司的采购大佬、研发导师与资深专家,以己为例深度剖析了VAVE与产品优化的底层逻辑和实施难点,更探讨了在“黑天鹅”事件不断的供应链环境中,如何更进一步保证供应链安全,与学员们进行了一场场精彩绝伦的头脑激荡。

  蒋文虎:弯道超车是被时代逼出来的

  “时代变革、产业变革、合作变革”这是中国一汽集团供应采购部总经理蒋文虎导师在铃轩2期第二模块课程上的主题与关键词。

  我们正处于汽车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蒋文虎表示,在时代变革中,不能一味的低头拉车。由于时代变革导致产业变革,倒逼整个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弯道超车,因此,如今的汽车产业早已不是闭门造车的时代,且未来供应链关系,也绝非简单的买卖关系,有可能供应链管理完全落到产业链上。

  变革之下,需要重构汽车供应链。蒋文虎导师在此次课程上从新冠疫情多点散发、芯片危机持续加剧、大宗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创新技术广泛应用、民族汽车产业快速发展五方面详尽阐述了汽车行业供应链洞见及发展趋势。

  首先是疫情的不确定性加剧产业链和供应链管理复杂性。要说疫情对主机厂的影响有多大,蒋文虎导师有绝对的发言权。疫情的多点爆发,让工厂停工,芯片停产,一颗小小的芯片去年就影响了全球8000万辆车。在疫情常态化下,这并不是偶发事件,今年3、4月份长春疫情、上海疫情,对汽车供应链进行轮番打击。除此之外,物流的停运,复工复产的困难等都是供应链上的拦路虎。

  其次,疫情危机加剧了芯片危机。再加上市场对芯片的需求增大,一般情况下,传统车搭载500-600颗芯片车,新能源智能网联车是传统车的6-8倍,车规级芯片占半导体比例为10%,这就导致芯片的缺口不断扩大,”芯片荒成为常态。

  大规模、多频次、长时间的“芯片荒”是威胁汽车供应链安全的主要问题。因此,蒋文虎导师给出了“缺芯”的解决方案“面对精准识别风险,多错并举,统筹制定预案,通过“抢、借、换、存、调”保资源,加强战略储备、坚持国产化芯片替代,加强战略投资。”

  还有就是受地缘政治影响,钢、铝、铜、非金属等大宗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这也是目前汽车供应链的特点之一,蒋文虎导师认为要不断从管理提升、技术创新、材料挖掘等各维度进行成本优化,只有这样才可以平抑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影响。

  面对这种日益严峻的供应链环境,蒋文虎表示,作为主机厂的老大哥,一汽绝对不能躺平。要不断地迭代创新,坚持无创新不肯做的理念。因为如果你不去创新、不去迭代、不会进步,那么很快就会被替代,因此只要关键技术突破了,才不会被“卡脖子”。

  接下来,蒋文虎从一汽集团的实际经验出发,分享了一汽集团的供应链管理方式。

  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蒋文虎导师指出了一个供应链新变化,那就是供应链管理已经从原来的纯采购变成从数据全价值链的管控,到以客户为中心的管控。换句话说,也就是要做以客户为中心全面增值的采购,要考虑到全价值量,以及成本最优。

  “以满足产品开发和技术落地为导向,以创新驱动、安全供应、质量保障、支撑经营为关键形成差异化的采购策略。”蒋文虎毫无保留的将一汽集团的供应链管理模式展示出来。

  全价值链管理离不开降本话题,那么一汽是怎样做降本的呢?

  一是向合作伙伴学习,杜绝一些不必要的浪费,不存在不让供应商赚钱,不存在不让合作伙伴赚钱,但是赚太多也不太对。

  二是以线束为例,原来是整个全车发包,现在能拆尽拆,把小线束、大线束全拆开,能跟大众、丰田结合都结合上。

  三是技术降本,通过技术不断降成本,是目前一汽主推的一种降本方式。

  最后,蒋文虎希望与供应商建立一种阳光亲情的合作关系,秉承亲的理念,恪守清的底线,同供应商一同保障供应链的平稳运行,推动汽车产业的发展。

  高佳峰:做 “运动员”,而非 “啦啦队”

  汽车行业出现的各种危机,诸如产业链断供、减产和涨价等情况,这些对于汽车行业代表什么?

  波士顿咨询公司董事总经理、全球合伙人高佳峰在正式开始演讲之前,向大家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汽车行业作为一个百年产业,在体系化管理中会出现一些外部环境的突然变化,会带来诸多挑战。

  第一个是汽车赛道吸引了众多跨界玩家,首当其冲的便是消费电子行业,由于手机行业整个出货量下降非常厉害,很多手机产业链的供应商,都进入到汽车产业链。不但是手机产业链,一些白色家电、消费电子,整个产业链都进入汽车产业链。

  第二个是不管做变速箱、还是做发动机的,做传统零部件这的企业,都在谋求未来在整个新能源渗透中到底干什么。

  第一类是跨行业竞争,第二个是相互博弈或者竞合关系。未来谁在对车的事故和主要操纵有主要责任和承担更多权利和义务,未来就是竞合关系。

  这些变化与挑战表明通过单纯的去挤压供应商的利润来达成降本的效果,在已经发生变化的未来世界,这种方式其实很难再持续。

  针对这种变化与现象,高佳峰认为,在通胀环境下,设计优化是建立成本优势及提升客户满意度的核心抓手。一套完整的产品设计降本方法论,即沿着产品生命周期,借助产品成本优化工具箱生成各种设计降本方案。

  做成本优化或者设计降本,其出发点都是要了解客户需要什么,以及供应商提供什么创新方案,这是最大的出发点。

  首先是客户之声,真的客户优化是对客户需求了解,需要从消费者的使用习惯角度去了解客户的真实需求,客户之声在深度理解客户用车行为的基础上,推动降本方案的产生及实施,并对新车型配置设计提供指导。

  而在此过程中高佳表示,需要通过两组定量加一组定性方法了解客户具体要求。通过精心设计的问卷提问方式,准确了解客观实际用车场景,并通过预调研、验证及迭代,确保结合客户习惯偏好制定出可行降本方案。

  但有时客户之声可能无法确切反映客户真实需求,或者停留在现有阶段,这就会导致基于客户之声进行的产品设计优化销量下滑,为此需要用“产品之声”补充“客户之声”,识别产品与技术的未来发展方向,通过创新创造畅销产品。

  最后,高佳峰建议在企业中首先不要轻易说不,要将整个团队从一个轻易否定文化,转变为大家如何探讨,“鼓”文化非常重要。行业边界越来越模糊之后,他山之石借鉴会非常有异议。高佳峰希望大家所有人都尽量做运动员,要参与进来,而不是只站在边上看。

  蒋露:成本优化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一般成本都是为了实现功能这个纵坐标是成本,一般在做价值工程过程中,实际上首先要区分功能,把这些过剩的功能砍掉,基于基本功能和附加功能,持续探究如何降低成本,实现这样基本和附加功能。”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采购总监蒋露导师在铃轩二期第二模块课程上分享了价值工程之父麦尔斯的一段话,由此开启了她的演讲之旅。

  蒋露紧扣课题,从VAVE的定义出发,深度剖析了价值成本与价值功能的意义与特征。蒋露认为我们所有价值工程起点实际上就是基于对功能研究和分析,最终通过成本、价值几者关系调整,获得最大功能。更多我们是以产品和服务为对象,追求整个生命周期总成本,而不是零部件价格。最终要达成相关的必要功能,这才是整个价值工程特征。

  在用自身经验进行案例分享时,同高佳峰一样,蒋露同样认为客户优先原则一定是所有价值工程的基础。要完成价值工程的构建,一般要分为4个阶段和6个步骤进行。

  4个阶段就是准备阶段、分析阶段、创新阶段以及最后的验证阶段。6个步骤一般先选择价值工程对象,然后去收集信息,同时分析成本和功能,创造新的方案,最后对方案进行评价和验证。

  针对价值工程的4个阶段、6个步骤,蒋露以多年主机厂采购的经验向学员们分享了选择价值工程对象的几大原则。首先是效益最大化,何谓效益最大化?简单来说就是生产空间大、降本空间大、通用性高、单件价值高。其次是必要性强。由于产品工时长,结构复杂,VAVE的必要性凸显,产品和成本优化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因此,蒋露表示无论主机厂还是零部件都要持续不断的在这方面做不同的努力。

  在价值工程的第二个阶段即信息收集的过程中,蒋露提到北汽新能源通常采用的做法,是对竞品对标分析,通过内外部专家以及供应商提案,包括一些新材料和新技术等促使主机厂达成改善。最后在分析功能领域,通过分析功能定义,包括对功能整理以及功能评价,确保功能是可量化、可明晰,有改善的着手点。

  最后在验证和实施阶段,要先进行一段装车测试、性能测试、整车路试等一系列验证内容,如此,才能保证整个产品品质。

  说完价值工程的与价值成本的概念和实施方法后,蒋露分两个阶段重点介绍了VAVE应用。在VAVE应用1.0阶段,更多的是基于产品拆解、对标分析,来做零部件功能分析,蒋露介绍道,在北汽内部会设置精益设置清单,主要用以指导现有产品不断优化,指导新产品在设计阶段就做到一次性设计成功和精密设计理念。

  在进入到VAVE应用2.0阶段后,原来跟竞品做拆解,做对标的这一套已经不再适用智能汽车赛道,现在需要从整个基于人、车、使用环境这几个纬度,针对用户体验、针对场景去做产品定义和开发,进而打造产品的持续竞争力。

  从VAVE应用1.0到VAVE应用2.0,蒋露特别强调在此过程中,不仅要聚焦消费者痛点,还要寻找消费者痒点,打造差异化竞争,这样才能给客户带来更好体验。

  戴大力:智能汽车将是新一轮创新科技的“母生态”

  2022年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进入下半场,在首月较量中,哪吒汽车凭借强大的产品实力、先进的智能化技术以及持续向新向上的服务,交出了一份优秀的答卷。

  今年7月哪吒汽车以大幅优势位列新势力纯电车型销量第一名,此时,哪吒汽车已经连续3个月稳坐新势力纯电车型销量冠军。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7月销量公布,哪吒V车系累计交付量已突破10万台,作为新势力里为数不多销量达到10万的车型,哪吒V车系达成“10万”仅用时21个月,一举成为最快突破10万销量新势力车型。

  对于一个新创车企而言,这是哪吒汽车在新能源汽车市场取得的阶段性胜利。当哪吒汽车从站稳脚跟的1.0时代进入厚积薄发的2.0时期,而引发的“哪吒现象”究竟是怎样做到的?又有着怎样的故事?轩辕之学导师,哪吒汽车首席技术官戴大力将为学员深度“解题”。

  初见戴大力,铃轩班学员便被他和蔼儒雅的风度、见地独到的谈吐所吸引。他是一位典型的技术型专家,自 1991年大学毕业后就进入汽车圈,入职一汽集团,从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技术部副部长、部长、一汽技术中心轿车部部长、一汽新能源汽车分公司总经理和一汽丰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要职。近年,戴大力导师选择了加入合众新能源,掌舵技术层面的业务。

  关于本次铃轩班课程,戴大力围绕《汽车产业变革趋势与发展》及《VAVE与产品优化》两方面内容进行了深度剖析。

  “我国新能源汽车依然呈现延续高速增长态势,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变化增长的总量与去年同期相比有较大提升,尤其上半年1-7月份,已逐步克服疫情的不利影响,恢复到高速增长的状态。原有的传统燃油车份额下降,这个背后的逻辑是新能源产业已经成为汽车行业变革的机会点。”戴大力就行业发展状况进行了详细分析。

  作为地位越来越重要的汽车产业,将会在未来几年内发生哪些变化?又有哪些现象需要特别给予关注?戴大力从六个方面做了梳理:一是单车智能持续迭代升级,并呈现与基础设施网联化相融合的发展趋势;二是自动驾驶推动新型电子电器构架演进,软件定义/数据驱动汽车将成为未来发展趋势;三是在特定场景优先得到实践应用,逐步向城郊道路、高速公路等场景拓展;四是未来路侧基础设施将加速智能化,连接云平台与汽车形成多极化智能网联交通体系;五是智能网联汽车推动汽车产业生态重构;六是智能汽车、智慧能源、智慧城市、智能交通融合成为未来发展的终极形态。

  戴大力强调,新能源汽车已经跨越技术普及鸿沟,已经迎来快速发展阶段并与燃油车展开正面竞争。随之,智能汽车也已成为新一轮创新科技的“母生态”。

  在打造成功产品的同时,如何控制成本,是所有企业必须要面对的重要课题。“VAVE是汽车行业降低成本提高产品收益的有效方法之一。我觉得VAVE非常简单,其实就是做数学,加减乘除。”戴大力对此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加”即增加功能、增加体验、增加用户价值等;“减”即减去多余的东西,减成本、减无效劳动;“乘”即通过产品功能的小改善从而达到乘数效应,产生更多潜力和价值;“除”即把大的系统或问题分解到更小的系统中来解决。

  在与学员的交流讨论中,戴大力多次提到用户价值。他强调:“用户价值不仅仅在购车一个过程中发生,而是在后续用车体验中、用车过程中不断体验用户价值和出行的价值。”哪吒汽车将不断倾听用户心声、汲取用户需求、与用户共创,始终坚持“为人民造车”的初心,通过持续不断的技术研发投入,打造更多款高品质智能电动汽车产品,为更多用户带来智慧绿色的出行服务体验。戴大力如是说。

  学员分享:汽车漆是工业漆皇冠上的明珠

  历时两天的课程很快就接近了尾声,在与四位导师进行深入探讨后,学员们在最后的分享与讨论环节开始了更为激烈的头脑风暴。

  “汽车漆是工业漆皇冠上的明珠。”巴斯夫(中国)有限公司亚太区大客户管理总监吴文杰在分享环节严明了汽车涂料事业的重要性。巧合的是,此次分享的链各位学员都从事汽车涂料事业,不同是一个是国内企业,一个是外资品牌。

  率先做分享的是来自东来涂料(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的合伙人、副总经理朱孝鋆。东来涂料作为中国汽车漆行业的领导者,目前已经是世界排名前5中唯一一个中国品牌,一直以来都致力于中国汽车漆事业,带领中国汽车漆事业不断向前发展。

  破除技术壁垒,创新革新技术是拿掉国外技术“卡脖子”的重要途径。朱孝鋆介绍道,东来涂料的第一个创新是扁平化的直销模式,第二个创新是颜色共享体系,第三个创新是柔性生产、定制生产。正因为不断地创新与突破,东来涂料才能冲出一众外资品牌的包围之势,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国产涂料事业的崛起之路必然是充满荆棘与坎坷的,朱孝鋆如今面临两大困惑,一是人才荒问题,而是主机厂与供应商的关系问题。

  第一个人才荒问题,朱孝鋆问道,到底是自己培养人才还是空降人才?对此,铃轩二期的学门们纷纷建言献策,提出自己的方案与见解,吴文杰认为无论培养人才还是空降人才都行,但必须有很强的凝聚力,有共同的目标。

  第二个是主机厂与供应商的关系问题,关于这个问题,上海凯密科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建泉认为,在汽车修补漆领域应集合更多资源搞高温漆,这虽然是东来涂料的强项,但是蛋糕还是很大,切得还不够多。

  在解决朱孝鋆的问题后,吴文杰开始了他的分享话题。在介绍巴斯夫一体化进程之后,紧接着吴文杰谈到了他对VAVE的理解,在吴文杰看来,VAVE更倾向于提升我的价值,让客户买单,而不是降成本。对吴文杰来说,整体VAVE创新,有两种,一个是渐进式创新,另一个是颠覆式创新。

  吴文杰最后以柯达公司的覆灭为例,阐释了他对轩辕之学革新、链接、化反的理解。柯达作为新地图上的旧路标,轰然倒塌的根本原因就是没有进行革新。链接是作为财富价值之本,唯有链接,才能产生价值,扩大价值。化反在化学上就是分子破裂成原子,原子重新排列组合成新的分子的过程。吴文杰认为轩辕之学就是活化能、就是催化剂。

  至此,轩辕之学铃轩2期第二模块课程就暂告一段落,大连的浪漫之旅就此画上了完美的句号。铃轩2期第三模块,9月17日-18日苏州见。

标签